相关文章

合肥整容医院乱象 整形想咨询先交6万8会员费

来源网址:

这时,前台出现几名顾客,有专人带她们上了二楼。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都是该整形医院的会员,成为该整形医院会员有种种好处,68000元是基础的入会费用,后续产生的任何整形手术费用都可以从这68000元当中扣除,会员可以自己决定费用的使用范围。

为了把自己变得更有型、更漂亮,不少时尚女性选择整形,但有些女性在整形后不但没有成功反而留下诸多后遗症,严重者甚至生活无法自理。近年来,这样的医疗纠纷也频见报端。

“要想整形先花68000元办理会员卡”“要看药品必须先交费”……近日,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对合肥多家整形医院深入调查暗访,发现乱象不少。

天鹅湖整形医院:交68000会员费,才能获咨询资格

位于合肥市政务区的合肥天鹅湖整形医院有着高端装潢。

当前台看到有顾客入内,站在大厅一角的前台人员便热情上前招呼,端来茶水。

记者声称自己是来咨询美容微整形,前台工作人员询问是否是医院会员,记者称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并不是会员,当即遭到该工作人员回绝。工作人员称只有是本整形医院会员,才有资格向本医院咨询师咨询美容整形事宜。

那么如何才能成为天鹅湖整形医院的会员呢?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必须一次交满68000元的入会费,才能享有咨询美容整形的资格。见记者面露难色,接待人员又作了补充:“或者你有亲戚朋友是会员,他们愿意把卡内的钱给你用,也是可以的。”

这时,前台出现几名顾客,有专人带她们上了二楼。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都是该整形医院的会员,成为该整形医院会员有种种好处,68000元是基础的入会费用,后续产生的任何整形手术费用都可以从这68000元当中扣除,会员可以自己决定费用的使用范围。

“那么比如我要做前额除皱方面的微整形项目,大概需要多少钱呢?”记者问。

“只需要一支肉毒素就可以解决问题,原价8000多,会员打折后大概7000多元就可以。”如果按照这个价格计算,68000元会费仅是做几次微整形项目就所剩无几了。

当记者询问目前拥有多少会员时,接待人员思考了片刻给出答案:“会员有1000多名,当然,大都是普通会员,重点客户有100多。”关于普通会员与重点客户的区别,接待人员则不愿透露。

安徽皖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曹采峰表示,交会员费才能就诊的做法属于“霸王条款”,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违反了交易公平原则。曹律师表示,以现在公立医院持卡看病作为参考,持卡人自主决定卡内的钱款数量以及怎么使用卡内钱款,持卡人有决定权。

合肥艾雅整形医院:自称“艾玛”分院,“艾玛”称仅合作关系

合肥艾雅整形美容医院,位于包河区恒兴广场。据该院网站介绍,该院是北京艾玛医疗整形分院,由中国医学院科学学院博士后丁小邦团队及专利技术与台湾艾玛国际投资集团联合打造的整形美容机构。

在恒兴广场四楼的艾雅整形美容医院,前台的工作人员上前接待记者。在得知记者并没有提前预约时,该人员便询问记者是如何知道艾雅整形医院的,并声称合肥艾雅整形医院从来不做任何广告。

记者自称通过网络搜索到的艾雅医院,该人员才稍显放心。

随后,记者询问是否可以联系一下北京丁小邦团队整形医生,欲咨询美容整形事宜。

该院前台工作人员回答记者,在没有入会成为会员之前,不能享有该院的美容整形咨询资格,而且入会费用都是68000元。艾雅整形医院的顾客都是从会员开始的,由会员带来的新顾客也可以享受会员的咨询资格。

该工作人员称,艾雅的整形团队是来自北京的专业整形团队,不像韩美整形医院是莆田系的医院。记者致电北京艾玛整形美容医院,其工作人员称,合肥艾雅并不是其分院,而是合作关系。

合肥市消协工作人员称,整形医院的这种做法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关于入会费,消费者有权利明晓入会费用的性质以及用途,后期成为会员后,消费者有权利自主决定入会费用的使用范围。

维多利亚整形:网络预约专家,上门就是见不到人

记者通过安徽维多利亚整形外科医院(下简称安徽维多利亚医院)网上在线服务咨询皮肤微整形项目,但对方并不回答具体问题,而是着力宣传该院的彭卫东教授是安徽省职称最高的医生,如果想要预约,上午还剩余2个号。

记者应允,来到位于望江西路上的维多利亚整形外科医院。

一进门,接待工作人员将记者引入,并送来水果和红茶。

当记者报出手机号,接待人员却找不到记录,接待人员带着疑惑表情直接带记者去见咨询医生。

跟随工作人员,记者进入一间装饰典雅的办公室,一位身着白大褂的三十多岁女士(名片上的职务为“形象设计师”孙某)接待了记者。

记者表示要见网上预约的彭卫东教授,孙某则称,彭教授是皮肤科主任,并随即转移话题:“我要给你的皮肤做做检测,看看是什么情况。”

记者再次追问:“彭主任在合肥吗?”孙某称:“在合肥。他这两天出差去了,到我们台州维多利亚。我看看日历,他应该明天回来……今天下午回来。因为他不知道你皮肤的情况,我们要先看看,做个检测。”

那么彭卫东究竟是谁?在安徽维多利亚医院网站上公布的六名医生中,彭卫东等三名医生未能在国家卫计委网站上查询到对应的维多利亚医院医生的执业资质。

合肥市卫生局工作人员称,按常识,医生没有“职称最高”的说法。而且如果医生在某家医院执业,那么在国家卫计委网站上可以查询到资格,如果不能查到注册资格,就可能是假的;如果跨区域多点执业,则必须要进行备案。

崔劲松微创整形: 顾客咨询祛疤痕 却被劝皮肤美白

位于合肥百大CBD的“崔劲松微创整形”,是一家开设在里的医院,大厅里没有接待人员,几位医生坐在一角休息,也有刚刚做过整形手术的顾客坐在上输液。

记者走进咨询室,负责咨询的“美学设计师”正与一位顾客谈论剖腹产疤痕切除手术。女顾客看来有些犹豫。美学设计师:“想做就做呗,你老公什么意思?你老公长那么帅。而且这个价格会越来越高。刚才给你看的这个切的,18000元。”

“怎么这么贵?”

“宽啊,面积大,冬天开完刀,医生后背都湿了。”

女顾客还是决定秋天再考虑手术,正要离开,美学设计师突然说:”你皮肤要做做呀。你底子不错,但是发黄,不白。做做微针,做做水光针,要保持再接再厉,就因为你家男人太帅了。”

华美整形:网站公布的数名医生无对应资质

在合肥华美整形医院,富丽堂皇的大厅摆放着“华美”近期推广活动的广告牌和参与活动的中外整形专家的简介,接待处的墙面上挂满了医生的宣传照片。

“华美”曾因虚假违法发布医疗广告行为被合肥工商部门查处,但“华美”官网及医院大厅出现的宣传语中,依然以“华美整形22年”、“第十届国际整形美容节”等关键词夺人眼球。

经记者查询,在其网站上公布的十四名医生中,只有七人持有华美整形医院的执业医生资质,根据医院网站公布的医生简历,另外七人中除罗盛康、王志军等人为特邀专家,其余数名医生无对应华美整形医院医生资质。但不久,该官方网站仅保留了赵辑、王金红七人作为“华美医师团队”,其余均被删除。

合肥韩美整形外科医院:整形手术缴费前,拒看注射药品

最近网络流传的一份安徽省内莆田系医院的名单中,合肥韩美整形外科医院名列其中。

记者来到位于北一环双岗的韩美整形医院,宽敞的二层咨询大厅一边,摆设着该医院的明星代言人的照片;另一边摆放着“韩美”医院整形专家的个人简介。大厅中间是该院的缴费柜台,已有数位的年轻女子排队缴费。

韩美整形外科医院,记者在填写了个人信息后被前台工作人员带到了该院美学设计师的办公室。

在得知记者有意了解抗皱产品时,该设计师向记者介绍了肉毒素,以及它的产地价格,国产肉毒素价格相比国外保妥适(BOTOX)价格要便宜一倍左右,该院注射的肉毒毒素是国内合法品牌——兰州衡力。

但当记者以不了解都肉毒素为由,询问是否可以看一下产品,却遭到了该美学设计师的拒绝。该设计师告诉记者,在确定手术,缴费之前,该院的规定是不允许看注射药品的。

接下来,该美学设计师向记者继续推荐“韩美”的玻尿酸,产品品牌从国内到国外,分别有伊美、爱芙莱、瑞蓝、乔亚登等品牌,价格也在几千元到万元不等。

其中,该设计师向记者极力推荐来自韩国的品牌艾莉薇,并向记者介绍这是唯一一款韩国总统亲自御用的玻尿酸。而记者了解后发现,艾莉薇(elravie)玻尿酸是韩国制药企业HUONS的旗下产品,但并未发现与韩国总统有关联的信息。

业内人士:虚假宣传、药品渠道及暴利应引起关注

安徽省医学界人士刘强(化名)告诉记者,整形美容界的混乱,确实应该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当前最为突出的,首先是虚假宣传,一些整形美容医院拥有所谓的民间机构颁发的荣誉,而这些机构没有在官方备案就对外大肆宣传;其中的一些医生还有最高、最好之类的头衔宣传语,对消费者起到相当的误导作用。”刘强称,多点执业、跨区域执业且未能在当地卫生部门进行备案,这些现象也较为多见。

记者采访的多家医院中,其网站宣传医生头衔众多,可有的根本查不到其对应的该院执业资质,而有的则以专家吸引消费者前往就诊,可专家却未能出现。在劝导中,几乎每家医院都是在卖“疗程”,却从没有人说明可能会产生哪些不良反应或危害。

对于整形医院所使用药品是否拥有正规的进货渠道和发票,合肥市药监局方面表示,药监局对此进行监管,药品进货渠道要通过有资质的企业批发进货,对上下游的发票都有规定,如果检查的话肯定要查。

刘刚认为,整形美容的暴利主要来源于对肉毒素、玻尿酸等药品价格的不透明,进价十几元、百元的卖一万多,没有正规的进货凭证和发票,尽管民营医院可以自主定价,但是定价也要去物价部门进行备案,而操作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更是导致大量医患纠纷及事故的出现。

女子做“巨乳缩小术”手术后,发现乳房一大一小;宣传治疗后可以让人年轻10岁,结果女子信以为真,但花了钱后发现根本没效果……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从法院获悉,近年来,类似这样因整形而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在此,记者希望通过以下几个案例提醒广大消费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为了自己的健康,整形美容请务必选择正规的大医院。

案例一:“缩胸”手术后,乳房一大一小

因乳房较大影响生活,阿如(化名)经向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咨询,了解可以做“巨乳缩小术”。

2011年6月25日,阿如在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进行了手术,术后,阿如发现有乳晕朝上的问题。对此,院方称过段时间会恢复。

但几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阿如发现乳晕朝上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因切口收得不好导致乳晕两侧形成较大的硬块。

于是,阿如再次找到医院要求解决手术后留下的问题,2014年4月15日,经协商,院方同意为阿如第二次手术矫正并免除部分费用。

阿如表示,就在她准备接受第二次手术时,院方通知她在手术前必须签订一份协议。协议内容是她接受第二次手术后,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得再找院方。

2014年4月16日,院方为阿如行第二次手术,但是,这次手术又产生了新的问题。爱如表示,由于第一次手术的不成功致第二次手术的切口扩大,切口绕着乳房褶皱下方一直延展到两侧腋下,术后乳晕感染,恢复后的乳房及乳晕变成一大一小。对此,阿如非常愤怒,找到院方要求解决,院方以整形风险不予理会。

2015年3月,经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支付阿如补偿款50000元。

案例二:没年轻10岁,顾客告医院

阿梅(化名)平时比较注重个人外表,随着年龄增长,自我感到皮肤有点松弛和下垂现象。她通过韩美整形外科医院的宣传,了解到可以让自己年轻10岁,可以改变面部下垂、松弛、皱纹现象,她很动心。

2014年4月7日,阿梅前往韩美整形医院注射瘦脸针,并接受热玛吉仪器治疗。治疗后,阿梅感到没有达到广告上宣称的预期的效果,于是,她要求韩美整形医院退还治疗费28000元,但遭到了医院的拒绝。

经过多次与院方协商未果,阿梅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4年10月8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管理股份有限公返还阿梅治疗费14000元。

案例三:整形没效果,顾客获赔偿

2013年6月30日,阿倩 (化名)花费了6000元在合肥华美整形美容医院做了“上脸松弛矫正和祛眼袋术”,术后双方就整形是否失败,华美医院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发生争议。2015年5月8日,阿倩把合肥华美整形美容医院告上法院。

后经法院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合肥华美整形美容医院赔偿阿倩15800元(返还手术费6000元,误工费6400元,交通费6400元)

案例四:加深双眼皮,伤口结痂难愈

2014年国庆长假前,阿燕(化名)来到合肥探亲,因为偶然机会在电梯里看到整形美容广告,受广告宣传的吸引,于是添加了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为微信好友。

阿燕说,在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人员的热情鼓励下,她2014年10月1日前往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准备加深双眼皮,行灵感美眸术,并接受医生建议又做了面部超声刀手术和脖子部位的超声刀手术。手术进行到十七、八分钟时,发现两边脸颊起了水泡,医生于是用注射器扎破水泡,说结痂之后就没事了。

阿燕表示,出院后脸部伤口处疼痛难忍,三个月后伤口结痂,但结痂脱落后,脸部因为深度烫伤导致皮肤的增生和突起,严重影响容貌。后来,她又前往省城多家医院就诊,得出结论均为面颊部因为超声刀温度过高、停放时间过长导致烫伤,已经形成增生瘢痕,很难治愈,即便手术切割仍有可能复发。

于是,阿燕认为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手术中错误操作,造成其面部被严重烫伤,故诉至法院。

2015年9月9日,经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赔偿阿燕各项损失合计12万元。

案例五:隆过的胸一大一小,还差点丧命

2015年,合肥市民苏女士来到合肥路与金寨路交口附近的合肥华美美容医院做隆胸手术,然而她万万没想到,隆胸手术的结果让她非常后悔。“现在一个胸大一个胸小,而且当时手术结束便出现肺栓塞,要不是后来被送往其他医院抢救还差点丧了命。”

在2016年1月份,华美整形医院回复称,苏女士在医院隆胸后引起肺栓并发症,医院进行了及时、安全、有效的转院和治疗,已尽了医疗的责任和义务。但引起栓塞的成因复杂,难以一言概之为隆胸手术引起,医院对此也多次阐明在分清主次责任的前提下,承担相应义务。(安徽财经网)